官南网>文化>让思维的触角由“文本”向“文化”延伸

让思维的触角由“文本”向“文化”延伸

[摘要]基于这样的思考,近年来我们在史家小学中高年级的学生中开设了“《西游记》共读课”,力求通过教学实践探索出“整本书阅读”教学的有效路径。如在阅读《西游记》中“江流僧复仇报本”的相关章回时,我们一面将它纵向

“读整本书”的教学是将学生从简单的“情人”转变为“思想者”、“发现者”、“批评家”和“对话者”,这样学生不仅可以有意识地运用阅读策略来深入挖掘文本的文化内涵,还可以进一步将文化因素注入到自己对生活的理解中。基于这一思路,近年来,我们在时嘉小学为高年级学生开设了《西游记》课,试图通过教学实践探索出一条“读整本书”教学的有效途径。

在课程设计中,我们把“注释”作为一起阅读的起点。在与学生一起阅读的最初几年,我们提倡让学生在阅读中自由注释,但结果并不令人满意,学生往往不知道批什么。为了引导学生发表意见,首先,他们应该设计一个有一定思考深度的题目,并在题目的指导下阅读。

例如,在第一次和学生一起读《西游记》和第七次返回的过程中,我们问学生:“你认为孙悟空应该被关在五线山下吗?”-这个话题很有趣。这绝不是一个简单的是或否的答案。它要求学生真正注意课文本身,并不断地把他们的思维引向深处。让我们看看他们的评论-

六年级同学宋玉文是孙悟空的坚定“支持者”。在读孙悟空的“保护马文的公章”时,他写道:

玉帝掌管天下,真的很难包罗万象。然而,如果连对人的尊重都没有,那就真的不适合做“玉帝”。从这里,我可以看到天堂的不公平和对人的不尊重。

而石陈豪的学生更关心孙悟空的行为是否公正,当他在阎罗寺读到孙悟空勾掉猴子氏族的名字时,注释道:

从这里可以看出孙悟空是不讲道理的。为了长生不老,不受上天的管理,他擅自勾掉了“猴族”的所有名字。虽然天堂的管理有问题,但他至少应该遵守基本的规章制度。

虽然这些词很简单,但它们反映了学生在阅读过程中的独立思考。这种思维是师生继续话题讨论的基础。这种思维是不断积累和更新的,一个“我”可以一本书接一本书地被逐渐读出。

互文性阅读中的思维和语篇之间的“触发”是我们希望学生能逐渐学会使用的策略。例如,在阅读《西游记》中“刘江生复仇报告”的相关章节时,我们将其纵向与后来的“吴记国王子复仇”的故事相比较,横向与学生们非常熟悉的莎士比亚的《哈姆雷特》和《哈利·波特》的故事相比较,这促使学生们将思维触角从“文本”延伸到“文化”。

在普通的阅读课上,我们经常鼓励学生抄袭并继续写著名作品——这种抄袭并继续写不是为了学习说话技巧,而是为了促进学生自觉站在课文的基石上反思自己的生活。例如,在我们读完《镜花缘》中的“王子的国家”和“女儿的国家”后,我们让学生想象唐傲和林志扬可能去的国家以及在这个国家发生的故事。

在小学和中学阶段,学生们遇到了多少本书实际上是一个第二乘法的问题。他们如何与这些书相遇,在相遇过程中是否形成了高质量的对话和深刻的思考,是“读整本书”教学中真正的核心问题。

(作者:张聪,北京时嘉小学教师)

辽宁快乐十二开奖结果 内蒙古快3 幸运赛车投注 云南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 Copyright 2018-2019 jsphx.com 官南网 Inc. All Rights Reserved.